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回忆我的老师

王黎

许昌实验小学是我的母校。我是1987年从东北转学到许昌实验小学四(1)班的,1989年毕业。

在我的印象里,许昌实验小学每位老师都学识渊博、功底深厚,比如教我数学的彭凤荣老师,她的板书特别棒。因为喜欢她的板书,所以每次轮我值日的时候,在数学课前,不是用黑板擦,而是用湿布反复擦拭黑板,直到露出黑板油亮的底色为止,再用干布把黑板擦干,这样彭老师写出的字会显得更好看一些。彭老师讲课的时候,从黑板左上角画图、写公式,从黑板右半边写定理和算式,等把课讲完,正好是一整版的字,非常美观、漂亮。可惜当时没有拍照的意识,也没有相机,如果用相机把那个板书拍下来,就是一幅幅非常有装饰感、颇具科技含量的图画。

老师们各有各的品性,各有各的特点。印象最深的,是我的语文老师王青云,她是我心目中最高贵、最美丽的人。特别是那双大大的眼睛,就像是会说话一样,在我们取得好成绩时,会笑成一弯月牙;在我们调皮捣蛋的时候,会从里面射出寒光,就像是两盏探照灯。在以后的人生中,我曾千百次找寻过,却再也没遇到过一双这样的眼睛。

记得五年级时有一节作文课。按照惯例,先是读了几篇同学的范文,接着该点名批评“后进生”了,没想到第一个点名批评写得差的就是我。这怎么可能!我的作文一直都不赖啊,不当范文念也就罢了,居然还要重写?我脑袋都是蒙的,后面的课啥也没听进去。王青云老师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下课时她对我说:“放学去我办公室一趟。”

“去就去,没啥了不起。你眼睛虽然大,瞪我我也不怕。”我暗暗给自己壮胆。记得我当时不是轻轻把办公室的门推开的,而是一脚踢开的。她站在门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大大的眼睛里都是期许。来到她的办公桌前,看到她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我历年的作文本,一共四本。她一本一本仔细地排列到了桌子上,然后拉着我走到跟前,轻声说:“我们先不说内容,就看这些字,前几本作文,你写得非常认真,再看看你最近的一次,张牙舞爪,鬼画符一样,你已经浮躁到什么程度了?”她又说,“你的作文水平是不错,参加了学校蓓蕾文学社,也是杨泮遂老师的得意门生。但是……”她加重了语气,“成绩只代表过去,不代表现在和将来,看看你这次写的关于秋天的作文,堆砌辞藻,空洞无物,有必要用那么多形容词吗?越来越臃肿,越来越夸张。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胜不骄、败不馁……”

那天的情景我一生难忘,而后的岁月里,无论我遇到顺境还是逆境,恩师的话时常在耳边回响。在学生时代,老师的作用无可替代,老师永远是学生品格的塑造着、灵魂的领路者、真善美的鉴别者。感恩母校,让我能遇到这么多的好老师!

一晃毕业30年了,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也是许昌实验小学60岁生日。10月1日那天,我在天安门广场观看国庆70周年大阅兵。一个个方队迈着矫健的步伐从我面前走过,恍惚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教师方队,她们用爱与责任来接受人民的检阅……

这一刻,我知道,我又想念我的老师了。

(本文作者系我校89届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