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我的老师

 

王子涵

暑假回到家,总喜欢到从前常去的地方走走。走得最多的还是育才路。2003年9月,我就是从这里背着书包迈入了许昌实验小学的校门。那时,她站在一(9)班的门前迎接我。她的名字叫李晖,是我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是她手把手教会了我写下第一个拼音,第一个汉字。

每天上午8点上学,第一件事就是早读。因为我家离学校近,所以总是赶在铃声打响前不紧不慢地来到教室。每次步入教室,都会看到李老师早已用娟秀的字体在黑板上写下今晨的早读任务,或是诵诗词,或是读散文。李老师富有磁性的声音引领着同学们书声琅琅,李老师带着微笑的面庞闪烁着文学灵动的光辉。此情此景,既似一壶馥郁的香茗,拥有横扫倦意的魔力;又好似春日清晨的细雨,给予文学种子萌发的动力。

早读后的第一节课可能不是语文课,李老师便会坐在教室一角的书桌前备课或批改作业。相比于教师的办公室,李老师说她更享受呆在教室里的感觉。就像园丁喜欢坐在花圃旁,无论嫩苗们是在吸吮露水还是在沐浴阳光。若是语文课,李老师便会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此时她是统领文字大军的元帅,三尺讲台便是她的指挥所。无论是赏析唐诗宋词还是阅读名家美文,她总能用生动形象的语言和清晰明了的板书将语文之美尽数铺展在我们面前。

李老师的课从来不会枯燥无聊,有时她也会给我们一些惊喜,将我们的视野带到书本之外。其中“包饺子比赛”是我印象最深的一项活动。一大早,同学们有的从家中带来了面团,有的拎来了饺子馅,有的提来了锅碗瓢盆,李老师则抱来了两个电磁炉。李老师让大家把课桌拼在一起,师生围坐在拼出的大桌旁。对于有的同学,这是他们第一次包饺子,有的同学则是包饺子的“老手”。在欢声笑语中,那天上午的时间过得比别的时候都快,转眼间就到了上午11点整。就在此时,李老师提议:我们开始计时,到11点半,看哪个小组包的饺子最多。话音刚落,教室前面黑板上挂钟的分针就好似成了秒针。最后哪个小组赢了我已经记不清了,记忆深处只浮现出了大家看着李老师煮饺子时期待的目光。那顿饺子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

小学的时光是轻松而愉快的,下午4点,放学铃便准时打响。短短200米的育才路上,实验小学的放学路队是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这条“风景线”也是全体老师日复一日共同维护的“安全线”。由于育才路比较狭窄,放学时为保证学生安全,不允许车辆通行,家长们都在育才路两端接送孩子。每天放学时,李老师会带领着同学们走到育才路的最东边和最西边,将我们安全交到家长手中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1984年10月,我校师生到许昌西湖公园开展活动,庆祝少先队建队日。

李老师布置的作业不多,回到家很快就能完成。那时博客刚刚兴起,李老师也紧跟潮流开通了自己的博客。她鼓励同学们将自己的作文或随笔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她,她再把优秀“稿件”发布在博客上。在大家都用着诺基亚直板手机的年代,此举不可谓不超前。每天都有许多同学向李老师的博客“投稿”,文章篇幅有长有短,李老师总会挑选几篇最有新意的文章“刊”在博客上。“投稿”的同学,看到自己的文章被“发表”出来,都有无以言表的喜悦。李老师还在文章下方写评语,可谓字字珠玑。还有来自互联网上素不相识的朋友留下的鼓励的话语给予了同学们继续写作的动力。在我五年级的时候,因为作文写得好,许昌电视台还采访了我。小学毕业后,无论是中考、高考的作文中,还是往学术刊物上发表的论文里,抑或是您正在读的这篇文章的字里行间,李老师为我打下的作文基础依然在其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作为我的启蒙老师,李老师教给我更多的是如何在这个世界上写下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字。在要不要雇“枪手”写文章的讨论中,她教会了我诚实守信;在每周三的大扫除中,她培养了我团队合作的能力;在参观许昌烈士陵园时,她教育我们勿忘历史,要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安康为己任。

上世纪80年代,我校舞蹈队在舞蹈教室排练。

 

2009年的夏天,李老师在六(9)班的门前送我们离开,一如当年她站在教室门前迎接我们。小学毕业后进入中学,我的新同学中有很多实验小学毕业的学生,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我了解到,他们的老师和李老师一样,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能有李老师陪着我度过六年的小学生活,我是幸运的;我们陪着许昌实验小学一起走过了六年,我们是光荣而自豪的。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育才路两旁的悬铃木比以前更高大了,路上行人都在感谢这盛夏中荫蔽出的片片清凉。

 (本文作者2003年至2009年在许昌实验小学求学,现为清华大学在读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