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追忆似水流年

黄双燕
 
虽已四十不惑,但仍被三五好友固执地称作大龄文艺女青年。我无视其中戏谑的成分,乐得享用,且甘之如饴。
”“二字搭上边,可追溯至已经久远的童年。转身回望,一段三十多年前的人生轨迹,在岁月的画板上若隐若现。不自觉地,竟有一丝近乡情更怯的惶然。
1983年至1988年,我幸运地在许昌实验小学就读。称之为幸运,是因为这段经历给予我的,是足可铭记一生的珍藏。因为,你所走过的路、读过的书、遇到的人、见过的风景,都会在此后的生命中,累积力量,显露光芒。
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名文字工作者。实话讲,小学时期我的语文并不十分出色。初写作文,结实耐用的中华铅笔不知咬坏了多少根。但令我至今都颇为自得的是,我遇到了一位愿雕朽木的语文老师——白中兴。
 
用成年后的眼光看,白老师就是一位儒雅的学者。做人端方,治学严谨,淡泊名利,清风盈袖,令后生晚辈肃然起敬。而彼时那个坐在小学课堂上的我,只觉得他和蔼可亲,眉眼弯弯,总能变着法子让我们喜欢上语文课。
听白老师讲授语文课,更多的乐趣其实是在书本之外。从一页页的铅字中走出来,用眼睛捕捉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用心感受热闹活泼的大自然,学会观察、发现、记录、表达,而后带着丰富的感知再回归书本,这样的学习体验令我受益终生。
相比今天辛苦泡在校外补习班里的孩子,我的小学语文学习历程是如此轻松愉悦。曾经扛着队旗,撒欢儿一般奔跑在文峰塔旁的田野上,踩着直溜溜的田埂放风筝,把一首《村居》印刻在了脑海里: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也曾经踏着整齐的步子,穿过梧桐蔽日的七一路,去西湖公园上一堂欢乐的户外体验课,以至经年无语矗立的大象滑梯和雷锋雕像,都成了小学时光的见证者。白老师教会我们,只要抛开头脑中的束缚,只要用,那么手中的课本就是鲜活的,眼中的世界就是鲜活的,笔下的文字就是鲜活的。
 
人生第一篇被正式刊物发表的习作《春雨》,即是白老师指点的成果。这篇变成铅字的小文,给了年幼的我莫大的鼓励和信心,也在冥冥中,使写作成为温暖我一生的精神归宿。
前些时整理相册,一张拍摄于实验小学校园的彩色照片不期然撞入眼帘。背景正中红墙红瓦的房子,是当年的学校大队部,前面空地上,六个身着鲜艳演出服、环佩叮当的小姑娘,正对着远处的镜头,定格下优美的身姿。而其中之一人,正是当年加入学校舞蹈队的我。表演的舞蹈,名字叫做《阿里山的姑娘》。
实验小学的社团活动在当时可谓声名远播。在那个没有手机、平板和电脑游戏俘虏人心的年代,学生们的课余生活真正称得上多姿多彩。书法、写作、绘画、手工、唱歌、演奏、舞蹈、体育……只要有兴趣有专长,就一定能找到令你展露头角的舞台。
加入学校舞蹈队,对于向往一切美丽事物的女孩子而言,无疑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经过层层选拔,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在朱晓妹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刻苦学习了五年民族舞。
学校大操场前面一排简陋的小平房,是我们的练功房,就在那凹凸不平的砖地上,朱老师带着我们一遍遍旋转、跳跃,忘我起舞。今天闭目回想,她轻盈的身姿、温柔的笑容仿佛近在咫尺,嘴里打着的节拍在耳畔清晰可闻,一、二、三,嗒嗒嗒,一、二、三,嗒嗒嗒……”
进工厂慰问演出,去电视台录制节目,参加大型文艺汇演,在无数个汗水和笑声交织的日夜里,我收获了真挚的亲情和友谊,也让我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看见了那个闪亮的自己。
昨日之日不可追,今日之日须臾期。虽然今天只能从一张静默无言的照片里触摸过往,但我明白,英年早逝的朱老师和不知散落天涯何处的队友们,早已变成照进内心深处的一缕白月光。
当记忆的闸门开启,那些随时光远去的身影一个一个都回来了。我又看见,严肃清瘦的李水成老师在高声讲解着数学题;指挥合唱的万民老师在激情四射地打着拍子;酷爱演奏的姚东安老师在投入地拉着手风琴……梦中烟云依稀,他们的样貌生动一如当年。 
今天的我,站在岁月的高处,仿佛重新看到自己稚嫩的背影,凝立在北方巨大的晚霞和夺目的星空之下。只是,那时的自己,坐在学校高高的看台之上,注视着归于寂静的黄昏,在想些什么呢?我不记得了,只想起放学后总是流连于校园寂静的大操场上,低头看一会儿书,再抬头把手伸进落日的余晖里,远处办公室一扇扇明亮的窗户,风吹着它们的光亮急掠过草地。 
留予他年说梦痕,一花一木耐温存。虽然今天的实验小学早已变幻了模样,而我也已人到中年,但沉淀在灵魂深处的眷恋和感恩却愈加浓烈。
隔着三十多年的春夏秋冬,母校在时间的河流那头与我遥遥相望,那是我真正开始探索这个世界的起点。在一位位老师微笑注视的目光里,一个内心敏感的小女孩,带着一双发现的眼睛,带着追求善与美的执着,脚步坚定地走向未知的生活。
无数次午夜梦回,梦中仍是十一二岁,站在不停休的大雨面前,望着教室玻璃窗上水痕斑驳。我看不清她的脸,却骤然明白,那个梦中十一二岁,在瓢泼大雨中伫立的我,凝望着自己的未来,喃喃自语地,是对人生的长久追问。
梦真重,像沾满了岁月的雨滴。
(作者简介:1983年至1988年在许昌实验小学求学。现为《许昌晨报》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