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记录母校的光影

 

史旭东

我用光影,勾勒您的容颜。恰如当年,您用粉笔描绘我的明天。

镜头默然,心翻波澜。作为许昌实验小学毕业的学生,我有幸用三年的时光记录母校60年的光阴。重回儿童时代,捡拾光影深处最美好的记忆。

2017年,在樱花盛开的时节,许昌实验小学毕业51年的学子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回到母校,在文峰塔下聚会畅谈,回忆往昔的点点滴滴。作为一名电视人,我有幸受母校的邀请带领团队拍摄纪录片《我们回来了》,记录母校六六届毕业生重返校园欢聚的感人场景。

他们大部分都年过六旬,鬓染秋霜。然而当老同学相见,握手拥抱的那一刻,一张张苍老的脸庞上洋溢着无法掩盖的灼灼眼光和激动神情。他们的记忆在那一刻打通了时空的维度,51年前的画面和当下的时光相应叠加,当年一秒的趣事被他们反复唠叨,几十载春秋里,生活给予的苦难却一笑了之。在一旁拍摄的我也被老学长们真挚的情谊所感染。其中一位老学长的话语,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们小学毕业后,大都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但是就凭着在实验小学打下的底子,在以后的艰难岁月里我们都经受住了各种艰辛和磨难,都成为了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

当多年未见的恩师朱荣钰、闫玉梅、李雪峰老师走进会场的时候,同学们全体起立,眼里泪光闪烁,激动和喜悦化作掌声经久不息。我紧握摄像机的手莫名地颤抖着,因为他们也是我的恩师。眼前浮现出朱老师在台上讲课,我在台下给他偷偷画像的趣事。

为母校拍摄纪录片或许是命运的安排,让我在毕业30年后,重新把目光聚焦到了这方育人的热土,三年内带领团队陆续为母校拍摄了数部电视片。通过镜头,我对母校有了深刻的了解,也是以一种独有的方式向母校致敬。

2017年的夏天,应邀为母校拍摄一部微电影。拍电影首先要选演员。杜伟强校长对我说:演员就用咱们学校的师生吧。说实话,作为从业多年的电视人,职业习惯让我心生疑虑,老师和学生都没有触过,没有任何表演基础,他们能胜任吗?但几天拍摄行程中,我对母校的师生刮目相看。孩子们聪明伶俐、多才多艺,表演起来有板有眼。其中要拍摄一场母子相聚的场景,剧情要求儿子见到母亲时泪流满面。我担心小演员因为没有表演经验,哭不出来。然而他自信地对我说:导演叔叔,你稍等一下,让我酝酿一下情绪。片刻后他说:可以开始了。当镜头对准这位小演员时,他的眼泪刷刷地流,我和同事们都惊呆了。这些孩子们太给力了。有时一个镜头要拍好多遍,老师和孩子们积极配合,毫无怨言;有时要拍到深夜,没有一个演员叫苦叫累。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倾心投入、精心制作,该片在学校和网络上播出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据说很多观众都是含着眼泪看完该片的,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

通过拍摄微电影《百合花开》,让我看到了母校师生们的多才多艺和过硬的素质。这些才艺和素质源于哪里呢?2018年春天,在为母校拍摄的一部宣传片中我找到了答案。

当时杜伟强校长对我说:咱能不能拍摄一部没有解说词的宣传片,完全靠画面语言和音乐来讲述故事。我说:这个有难度,但我们愿意试一试。没有解说词,线索如何交代,背景如何阐释,主题如何升华,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个个解决。经过多次的实地查看和反复的讨论修改,最终确定以实验小学的一天为线索,采用蒙太奇的剪辑手法,全方位展示学校的各种课程、活动和教研等内容。从升旗到晨读,从上课到下课,从音乐到舞蹈,从激光切割到3D打印,从手工泥塑到书法绘画,从快乐大巴到剧社演出,老师们在活动中得到滋养和提升,学生们在活动中释放天性、自然成长、全面发展。

片子制作完成后,学校审片时,只提了一条:其它地方都不用改,把片名去掉就可以了。当我听到这个意见时,非常激动,这是怎样的胸襟和气魄,我从事影视工作十几年来,还从未拍过一部没有片名的电视片。这就是母校,这就是实验小学的风范。无题,无为而无不为。这就意味着给观众无穷的想象力,相信看完该片后,每位观众心目中都会有一个独特的许昌实验小学印象。20185月,该片在第11届河南教育名片发展论坛上隆重播映,随后被《教育时报》发布到网上,引起广泛关注。

我一直很感谢母校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们团队能拍摄一部既没有解说词也没有片名的宣传片。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

2019年恰逢实验小学成立60周年,我们团队又一次回到了这里,要为母校拍摄一部纪录片,展现不同时代老师教书育人的风采和探索教育本质的执著追求,展现不同时代学生的成长历程和梦想。

2019年的第一场冬雪开始,我们经历了冬、春、夏三个季节的拍摄,我们采访到了许昌实验小学三代老师的师徒传承,在他们的欢笑和泪水中感受到了他们对祖国的深情,对教育的忠诚,对学校、学生的热爱和奉献。80多岁的闫玉梅老师谈及学校的过往和她教过的学生,依然是思路清晰,神采飞扬,激动不已。我们也采访到了不同时期毕业的学生,在他们激动的话语中,感知到了学生对母校的拳拳之心和对老师的感恩之情。

如今前期拍摄已接近尾声,三年累计拍摄素材两千多分钟,我们将从这么多素材中选出感人的瞬间,快乐的时光,优美的画面,剪辑出一部15分钟左右的纪录片,对我们而言既是挑战也是历练,但我们不会退缩,愿意竭尽全力,倾情制作,为母校建校60年献上一份特殊的礼物。

三年拍摄的过程也是我学习的过程,让我了解了母校六十年的光阴,明白了实验小学为什么能够称为全国名校,懂得了适合教育的内涵,感受到了教育的魅力,看到了母校蓬勃美好的明天。

三年也许很长,六十年也许很短,记忆就像儿时跳动的皮筋儿,弹起跳跃之间,十载可弹指一瞬,一秒能定格百年。

(本文作者现为电视导演,从事影视创作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