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难忘“娘家”亲

 

张红娜

 

“娘家”是出嫁的女儿对生养自己的家的称谓。那里有长辈的呵护叮咛,有兄弟姐妹的手足亲情,有成长岁月的美好回忆,有青春热血的激情挥洒,有家庭温暖的其乐融融……

我是许昌实验小学养大并亲自打发“出嫁”的女儿,自然,学校就成了我的“娘家”。

1990年8月,我许昌师范毕业,还不满18岁。带着对小学教育的憧憬,豪情满怀地走进了向往已久的许昌实验小学。德高望重的张常鑫校长用他那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我的小手。从此,我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

按照工作安排,我接过了当时四年级(5)班的数学教学任务。消息传到家长那里,还没开学,就已经是一片怀疑的声音:“刚毕业的学生,没有一点经验,能教好孩子吗?……”面对学生家长对新老师的担忧,张常鑫校长一边做家长的工作,一边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家长们的心情你要理解。你还年轻,不要怕受挫折,要把压力变成动力。学校相信,你能做一个让家长放心的好教师!”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在张校长的鼓励中开始了我的“试教”历程。

初登讲台,颜会英副校长,张书坤主任,李水成主任等老教师成了我的首任教学导师。我们同教一个年级时,我把自己班的教学进度往后推了一两天。每天上午,先走进他们的教室听课学习,下午,再看他们的作业反馈情况,从他们手把手的分析和指导中汲取经验和教训,第二天再走进自己的班级进行教学。他们的率先垂范、言传身教和无私帮助令我感激和难忘。我始终认为,这是实验小学重要的“传家宝”。

工作的第二年,我遇到了教学生涯中的好“搭档”——德高望重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李景升老师。按照年龄,李老师是我的长辈。她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关心爱护着当时还不满19岁的我。我们一起搭班的四(4)班是李老师从三年级带上来的,而我是刚刚接手的。第一次家长会上,李老师深情地对她熟悉的家长说:“张老师才十八九,比你们的孩子大不了几岁,带好一个班不容易。但张老师愿意付出全部的时间与精力,把孩子教好,大家要支持张老师的工作。”我站在教室里,紧张的心情缓解了许多,眼里噙满了感激的泪水。

以后的日子里,李景升老师更是对我无微不至地关怀——每天上数学课,她都会出现在我的课堂上,帮我管理最不听话的孩子;每天放学后,她让我先下班走,她留下收集整理作业;每天中午,她都早早坐在教室里,陪同早到的学生读书、写作业;自习课上,她还经常主动帮助学生解决数学上的难题……我像学生一样,尽情享受着李老师浓浓的师爱和母爱。在她的关爱下,我的教学热情更加高涨,教学思路越来越清晰,教学步子也越来越稳健。我们班的数学成绩两年中取得了“八连冠”,我也光荣地送走了我的第一届毕业班。我知道,这光荣,更多的来自李老师的鼓励和帮扶。我从她那里,也学会了怎样和年轻教师搭班,怎样帮助年轻教师起好步,走好路。

如果说老教师是学校发展的宝贵财富,那么年轻人则是学校发展的生力军。青年教师抱团成长是实验小学的又一“传家宝”。学校当年丰富多彩的“团员生活”,至今令人难忘。它见证了年轻团队的快速成长,也见证了兄弟姐妹间的真挚感情。

一群中师毕业生,在学校党组织的引领下,在团组织的带领下,成长的步伐更稳、更快。每周二晚上是团员集中活动时间,我们会听到学校老领导、老教师(祁金磊校长、张常鑫校长、白中兴校长、谢振林老师、杨泮遂老师、李雪峰老师、孟宪玉老师、闫玉梅老师等)给我们讲他们的“成长故事”。他们的“故事”真实又感人,常常让我们感慨万千、彻夜难眠。这些老教师身上的“实验小学基因”,就这样润物无声地“遗传”给了学校年轻的一代,流淌进了我们的血脉中。

每逢周末,我们这支生力军都会扛起校旗,走上街头、走进社区参加志愿服务,走进部队拥军演出,带领学生走出校园开展丰富多彩的班队活动……大家在用实际行动践行“哪里有实验小学的师生,哪里就有新风尚”的承诺。

工作上,团队的成员们相互切磋,共同提升。我们一起苦练教学基本功,相互观摩对方的课堂,不管是不是一个学科。至今,张淑珍老师的语文课“一夜的工作”,金丽丽老师的音乐课“金孔雀”,陈书安老师的美术课“简笔画”等课堂情景还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里。学科教学的融合拓宽了我们的教学视野,大家在相互启发中获得了更多教学灵感和智慧。如果谁有公开教学或优质课比赛任务,大家就会用集体的智慧进行全方位的“打造”——有帮助带班的,有帮助磨课的,有帮助做教具、学具的,有负责录音、录像的,有负责形象设计的……如今,当年的那批“团员”们都已成长为学校的教学骨干,担起了学校教学改革的重任。

生活上,大家更是相互关心和帮助。一群单身汉,多数人的家都不在市内。学校就在校园最西边专门为我们建了单身宿舍和集体厨房,我们笑称其为“西单”。大家同吃、同住、同工作,彼此结下了深厚的手足情谊。不管时光如何流逝,大家的分工怎样变换,我们结下的这份情谊是弥足珍贵的,且历久弥新。

一个教师的成长,离不开学校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更离不开家长朋友的支持。实验小学的家长素质高,对学校工作关注度高,支持力度也大。重视家庭教育,这也是许昌实验小学的“传家宝”。我对“抵触”新教师的家长始终理解并充满感激,这是给予青年教师成长的最好动力。在后来的交往中,我和家长们都成了知心朋友。他们对我的关心和帮助至今历历在目——白帆的妈妈来到我住的学校集体宿舍:“张老师,天冷了,我看您的铺盖太薄,给您送来一床被子,请您收下。一年来,您为这班学生付出得太多了,我们做家长的真是又感激、又惭愧,真庆幸学校当初没把您给换掉……”;学生孔磊家住六一路,他的妈妈晚上接孩子时,经常会给我这个单身小老师送来热腾腾的饭菜,嘱咐我一个人吃饭不能将就;天冷了,牛一的妈妈送给我一副厚厚的手套,让我的手不再冻烂;我得了急性肠胃炎,半夜去医院,在公疗医院上班的蓝图的妈妈陪我输液到天亮;我生孩子剖腹产时,在医院上班的宁卓远的妈妈牺牲休息时间,紧握我的手在手术室陪伴始终……这一份份的爱,除了转化为温暖和感动,也在我的教育生涯中得到了延续和传承。

学生是教师一生的骄傲。当老师的人,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提起自己的学生。

1993年6月,我送走了第一届毕业生。与学生话别的那天,学生与我真情相拥,互送祝福。任璐代表全班同学祝福我“早日成为特级教师!”我郑重地向他们做出了“一定努力”的保证。带着对学生的这份承诺,从此,我的教学生涯中就有了更加明确的奋斗目标。

1993年的9月10日,又是一个教师节。下午放学后,刚刚被我送进中学的男生李晋来到我的办公室:“张老师,今天是教师节,我送您一个礼物,谢谢您的培养和教育,祝您永远年轻漂亮!”我接过漂亮的发卡,幸福之情溢于言表。这个发卡至今一直珍藏。

1997年,我怀孕了,行动不方便时,张白丁同学总是第一时间把凳子送到我的面前:“张老师,您坐下会好点。”这个高情商孩子的真情让我至今感动。

2000年,国家提出“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教学要求。“小数学家”郭歌同学在数学日记中写道:“每天,我都在想,课本以外还有哪些新知识?老师讲过的问题还有没有新思路?做过的老题目还有没有新解法?……为了发现更多的新问题,寒假我把第九册数学课本(包括每一道题)都进行了一番新思考,的确有了许多新发现……老师们的赞赏与鼓励,同学们的羡慕与佩服,使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学习数学的意义,体验到了钻研数学的乐趣 ……”

此刻,郭歌的日记又让我想到了当年保存下来的学生创新思维的成果——“郭歌简算法”“崔(崔凯恒)氏公式”“翟璐法则”等等。这是学生留给我的多么宝贵的财富!

2009年,学校举行建校50年庆祝活动,我见到了回到母校的学生代表董常乐。这是我和李景升老师一起送走的那届毕业生中的一位。李老师我们三个紧紧相拥,互诉思念,共同回忆美好的过去,彼此都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至今,我还时常梦到学校,梦到课堂。梦中还会见到我的学生:任璐、柴雯雯、谷伟、郭歌、张天娇、程小龙、郭帅……

值得高兴的是,我的学生杨蕾毕业后回到了母校,接过了老师的接力棒,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数学教师。

是学生,让教师的教学生涯色彩斑斓、生机无限。很荣幸,实验小学给了我这样的教学生涯。

就这样,我在“娘家”幸福地生活了12年。2002年,根据工作需要,我带着白中兴校长、杜伟强校长等家长的嘱托,带着对家人的不舍,正式“出嫁”到了现在的“家”——许昌市普通教育教学研究室,成了一名教学研究人员。

好在,教研室和学校本来就是一家人。我常常把他们合为一“大家”。教研工作离不开基层学校,教学研究离不开教学一线。实验小学作为我市教科研基地学校,我自然少不了经常“回家”,也密切关注着家庭日新月异的变化。我还像当年一样,经常走进课堂给学生上课。走到年轻教师中,学着当年我的导师教我那样,手把手地指导他们的教学。我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参与着学校的建设,也见证着学校的发展。学校也一如既往地作为我们的坚强后盾,全力支持着我们教研工作的开展,积极发挥着名校的科研带动作用,引领着全市教科研工作的创新开展。

学校50周年校庆时,我在留言墙上用心、用情地写下了“师生共同成长的摇篮”这句话。这是我一直以来对学校最朴素的认知和情感:实验小学绝不仅仅是学生成长的摇篮,也是教师成长的摇篮。我想,这应该是所有实验人共同的认知和情感。从小生活在农村,我没有机会成为实验小学的学生,但我始终认为,我的教学生涯从这里起步,我在这里成长,我也真正地做了一回学校的学生。我和儿子曾“攀亲”是“校友”,我们约定:走出母校,我们不能忘了这个“家”,我们要把良好的“家风”代代相传。

如今,学校将迎来建校60年,我很庆幸,自己已经融入其中近30年。作为这个“家”的“女儿”,我始终不忘“娘家”恩,牢记“娘家”亲,始终以“娘家”的发展为荣。同时也时刻在提醒和鞭策着自己:作为家庭成员,在“以家为荣”的同时,能否也让家人“以我为傲”?这是我的初心,也是我的目标,我要为之努力。

(本文作者系教育名家吴正宪老师的弟子,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厚重课堂”的倡导者和实践者,许昌市普通教育教学研究室小学数学教研员。许昌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河南省中小学教师教育专家,《小学教学》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