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我在实验小学的快乐时光

 邢玉生

 

如果问我,在许昌实验小学上学期间,什么时候最快乐?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每天下午的课外活动就是我的快乐时光。

当时的许昌实验小学是全地区唯一的一所全日制寄宿学校,每年级两个教学班,每班30多名学生,每学期的课程表都按照教学大纲的要求和“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标准科学编制,精心安排。虽然没有“素质教育”“生本课堂”的提法,但在全地区率先推行的“主动式教学法”和大力培养学生兴趣专长的做法却与之有异曲同工之效。45分钟的课堂教学紧凑充实,生动有趣,“当堂作业当堂完成”有效提高了课堂教学效率,减轻了学生的课业负担。虽然我们的书包里装满了大字本、中字本、小字本、算术本、作文本、周记本、图画本等各式各样的作业本,却从未感到有什么压力或疲劳,只有学习的快乐和成长的期盼。除了每周必有的体育、音乐、美术、自然、地理和手工制作课以外,学校还根据学生成长特点和爱好,组建了文艺、乐器、板报、园艺、养殖、球类、航模、无线电等十多个课余兴趣小组,由专业老师负责,利用每天下午的课外活动时间开展活动,培养专长。所以,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同学们就像快乐的小鸟一样争先恐后地冲出教室,欢叫着奔向大操场,奔向大礼堂,奔向阅览室,奔向实验田,奔向小车间,奔向木工房,尽情玩耍,开心探索,追寻梦想,放飞希望,寂静的校园成为孩子们欢乐的海洋,鲜艳的红领巾映照着一个个幸福的脸庞。半个多世纪以后,回想当年课外活动的场景和放飞第一架航模飞机、成功装配第一台矿石无线电收音机的激动时刻,那难忘的一幕幕还历历在目,浮现眼前。

我从小生性活泼,好奇心强,不仅报名参加了班里的乒乓球队和学校的笛子队、军乐队、航模小组,还与几个爱好无线电的同学一起自学组装收音机。首先在老师指导下学习电波、电流、电压、谐振、整流等基础知识和无线电原理,然后在学校图书馆查资料,找图纸,再按图索骥,逐个配齐所需的各种零部件。那时正是国家一穷二白的困难时期,市面上无线电原件奇缺,安装半导体收音机必需的晶体管更是“管制物资”。既然买不来,找不到,我们就开动脑筋想“土办法”,找来炼铁的矿石碎块,固定到空眼药瓶里,用一根细铜丝穿过瓶盖当触须,在矿石表面来回转动,戴上耳机仔细寻找接收信号的最佳敏感点位,用这样的“土造活动矿石”来代替昂贵的晶体二极管。没钱买接收线圈,就去学校文印室拣来废弃的蜡纸筒,用在废品站拾来的漆包线自己手工缠绕;没有专用电路板,就用硬纸盒代替;校园里不让架设天线,就从学校有线广播线路上引出一根当天线,或是把铜丝缠在电灯线外皮上,一样能接收到广播电台发射的无线电波。就这样,我们费了整整六七个课外活动的时间,终于自力更生自己动手做出了第一台纸盒里的无线电收音机。当我们从耳机里收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清晰响亮的呼号和“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嗒嘀嗒,嗒嘀嗒,嗒嘀嗒嘀嗒••••••”的熟悉声音时,都禁不住欢呼雀跃,许多同学也都迫不及待地抢过耳机,和我们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

快乐的课外活动启迪了我们的心智,开发了我们的潜能,培养了广泛有益的兴趣爱好,增强了我们的思考探索和动手制作能力,有效促进了学生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使我们一生都受益无穷。我们班就有好几位同学因为在兴趣小组学到了音乐技能,小学毕业就被特招到部队当文艺兵,免受了上山下乡的痛苦煎熬。比我低一届的一位同学下乡插队时,就凭着当年在学校乒乓球队练就的过硬本领,代表公社参加全县比赛一举夺得冠军,被领导看中,“特批”招工指标,一步跳出“农门”,当上了县机械厂的工人,吃上了“商品粮”,令所有知青羡慕不已。我虽然在文革中因受株连被打成“黑五类”“可教子女”,下乡插队备尝艰辛,但在一天劳累之余,操起在实验小学学会的几样乐器,和知青伙伴们吹拉弹唱,自娱自乐,也能一抒身心劳苦和满腔郁闷。更有用的是,我利用在小学兴趣小组学到的无线电知识,帮助农民修理收音机、换灯泡,帮生产队修电机,修水泵,用一技之长赢得了贫下中农的信任,因而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考上师范,改变了“扎根农村”的命运。后来我到广播站当记者,之所以能够很快掌握并熟练操作录音设备,胜任采编制作业务,也都得益于在小学时就培养的无线电特长。所以,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给了我幸福童年的许昌实验小学,深深感激当年呕心沥血精心培育我们的恩师,更缅怀当年多姿多彩的课外活动中那难忘的快乐时光••••••

(本文作者系我校六六届校友,现名邢志坚,高级政工师,河南省杂文学会理事,许昌市老新闻记者协会秘书长,著有杂文集《火花》、《我行我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