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文峰塔下话“文峰”

景文周

 

 

说到“文峰”,眼前立马会浮现出那巍峨的高塔,许昌文峰塔、安阳文峰塔、洛阳文峰塔、汾阳文峰塔、巢湖文峰塔、扬州文峰塔、南通文峰塔、兴宁文峰塔、靖州文峰塔、遵义文峰塔、恒祥文峰塔等,仅内地就有二十余处。究其原因,概与“文峰耸秀”有关。古人以为状元乃为文曲星下凡,各地兴建文峰塔,旨在祈求本地学子皇榜高中,为家乡争光。现代人也有不少钟爱“文峰”的。有名字叫“文峰”的,公司、单位叫“文峰”的,学校叫“文峰”的,广场、公园叫“文峰”的,不胜枚举。许昌实验小学的前身就叫“文峰小学”。

记得是一九八一年,已经风光数年的“红旗小学”落下帷幕,改名许昌地区文峰小学。一方面,学校就建在许昌文峰塔一侧,二方面也想以“文峰”立校。毕竟“钟灵毓秀,文峰高耸”代表着教育,代表着文化。关键是,经历了数年动荡的岁月,教育已被践踏得遍体鳞伤,需要文化底蕴的支撑,需要登峰造极,改名“文峰”,无可厚非。正是在“文峰”立意的推动下,校园里才一派生机。教师们孜孜矻矻、兢兢业业,白天教学,夜晚备课改作业;学生们奋发努力、进取拼搏,无论是如荫的梧桐树下,还是宽阔的操场之上,都可看见学生读书的身影。也就是从那时,课外活动也丰富起来:小制作、朗诵、故事会、踏春、秋游、放风筝等,我还多次组织学生到少林寺、邙山等地旅游参观。师生们一起坐在大篷车上,迎着劲风,唱着歌曲,热烈的程度可想而知。活动是有收获的,不仅让孩子放松了身心,扩展了见识,也为学生积累了更多的写作素材。虽说现在我无法找到孩子们曾写过的有关作文,至少我对作文教学的热爱是从那时起步的。然而好景不长,也就一两年的时间,“文峰小学”又更名为“实验小学”,当时的全称叫“许昌地区实验小学”。

为何改名“实验小学”,已经记不得当时的情景了,好像在一次全体教师会上说过这事。心里话,就我个人看法,还是觉得“文峰”更有特色。

时间回放到二零零四年,也就是许昌实验小学文峰学社成立的那一年,杜伟强校长让我为学校文学社起名字,想了几天,初拟了几个,都觉得不合适,毕竟有文峰塔作伴,毕竟有“文峰小学”的前身,我又想到了“文峰”二字,和校长商议后,“文峰学社”正式成立了。

我钟爱“文峰”,于是开始在“文峰”的内涵里畅游,不仅给文峰学社的社员通讲写作之道,写作之理,要求社员每周坚持写作,也迫使自己感同身受,不断提高。十几年时间,学生写出了大量优秀的习作,不说在社刊上发的,经全国作文报刊转发的优秀习作就有四百余篇。当然,本人也写出了大量的文字,《中国男孩》《中国女孩》就是代表。有时我就想,假如没有“文峰”的诱导,假如没有文峰学社这一平台,一些学生的写作特长可能会埋没,我也不可能以文为生。实际上,那些在文峰学社坚持到最后的学生,大部分都进入了国家重点大学,去实现他们“登峰造极”的梦想。

我不敢说“文峰学校”“文峰学社”之类的群体就是孩子成功、成才的摇篮,但我敢说,“文峰”二字深厚的底蕴足以让人警醒,让你望其项背,陡然而生攀登之心,让你在文学文字文化的海洋里畅游,最终登上峰巅,造极于当代。

(本文作者系许昌实验小学退休教师。1988年创办《花果山》杂志,任主编。1990年创办许昌市儿童文学学会,任会长。1991年加入河南省作家协会。著有小说《营造》《石榴》《中国男孩》《中国女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