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传真

许昌实验小学首页>校园传真

“60年,我们一起走过”征文:我的“小目标”

 

六六届校友  邢玉生


 

当年我在许昌实验小学上学时,曾有一个“小目标”。这个“小目标”虽然不能和当今首富“一个亿的小目标”同日而语,相提并论,要想实现却也并非易事,那就是——争取作文能登上班里的“墙报”。

说到“墙报”,如今的小学生可能茫然不知这是“神马东东”。而那时我们每个班教室后面的墙上,都会专门辟出一块地方,用红纸条或花边图案围成一个方框,上方是红底黄字的栏头《X年级X班学习园地》,里面整齐地张贴着班里同学的优秀作文,供全班同学瞻仰学习。教室外的走廊上也有年级的学习园地,一般是每周更换一期,相当于“贴在墙上的报纸”,因而被我们习惯地称为“墙报”。谁的作文能登上墙报,就好比上了当年的“光荣榜”和当今的“胡润百富榜”,那份荣耀和自豪,用现在的话说,那是“杠杠的”,简直要“爆表”!

从小学四年级起,我就暗自定下了“争取作文上班里墙报”的“小目标”。为了尽快提高自己的语文水平和写作能力,攻克“笔下没词儿,写不成句儿”的难关,我在老师的指导下专门订阅了《儿童文学》和《中国少年报》,课余时间经常泡在学校图书阅览室看书看报,还用一个横格的作业本随手记下一个个“优美词语”。记得当时小说《红岩》刚刚出版,我就迫不及待地从图书馆借来,随身携带,利用课间休息和饭后睡前的空闲时间,抽空就读,如饥似渴,手不释卷,仅用了一个星期就读完了这本上下两卷的大部头小说,光是书中的优美词语和激动人心的格言警句就记满了好几个横格本。阅读的积累和文学的熏陶不仅开阔了我的眼界,而且丰富了我的词汇,磨利了我的笔头,平时写作文、周记时觉得有话可说,有词可用,老师在我的作业本上划出的“红圈”(表示鼓励赞赏的批改标记)也越来越多,有时语文老师在作文课讲评时,还会对我作业中的一句话或一段描写提出口头表扬,这更鼓起了我向“小目标”冲刺的勇气和动力。

记得是四年级下学期,一次语文课上老师布置了《我的理想》的命题作文。正好我刚刚看完一本叫做《科学家谈21世纪》的科普读物,满脑子都是“仿生学”“原子能”“自动化”“机器人”“太阳系”之类的新鲜名词和奇幻图景,于是便借题发挥,信马由缰,一口气写下了“我的理想就是长大当一名科学家,制造出最先进的宇宙飞船,带领强壮的机器人大军到神秘的太阳系里探险,让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古老的星球上高高飘扬……”等“高大上”的语句,还连用了几个“如果……我就……”“假如……我一定……”之类的排比句,整整写了600多字。结果这篇作文不仅得了“优”,还被老师在讲评时大加赞扬。下课后,老师把我留下,把批改过的作文本和一张裁好的八开白纸交给我,让我把修改好的作文誊写工整,准备贴到下期的班级墙报上。

我喜出望外,喜不自禁,就像又考了个一百分一样,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午饭后就来到教室,先把桌面擦净,铺上报纸,再小心翼翼地把白纸横向对折再对折,在纸上折出一道道暗格,然后铺开,用钢笔工工整整、一笔一划地认真誊写,唯恐写错一个字,废了一张纸。第一次誊写墙报,既兴奋又紧张,既要注意字体工整,又要保持大小一致,还要尽量上下对齐,页面美观,薄薄的一页纸竟把我拿捏得满头大汗。直到下午上课,把誊好的作文交给老师,我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来也怪,同样的文字,写在作文本上平平常常,并不显眼,可一誊到墙报纸上便焕然一新,仿佛有了神奇的效果,不由得让人另眼相看,眼前一亮。

果然,在新一期班级墙报上,我的这篇作文引来了同学们的围观和激赏,不少同学夸我词语优美,有的津津乐道我的奇思妙想,还有的好奇地探究“怎么指挥机器人”?班主任老师也关切地鼓励我多看书,多动脑,开阔眼界,增加词汇,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

 “小目标”的实现增强了我的语文学习兴趣,培养了我的写作爱好,也激励我向着更新更高的目标努力前行。小学五年级我当上少先队中队的宣传委员后,又瞄准了年级墙报和学校壁报,每次写作文、记周记,我都当成正式考试,认真审题,精心构思,反复起草,绞尽脑汁,力求写出自己满意、老师划红圈的文章。我们还在老师的辅导下,学习自己挑选、修改文章,自办班级、年级墙报,利用课外活动时间自己动手编写黑板报,并且“比葫芦画瓢”地学着把我们丰富多彩的少先队活动,例如“班里的小菜园获得大丰收”“红领巾打扫街道迎国庆”“助人为乐的好少年”等校园新事、好人好事写成新闻稿,向《中国少年报》投寄。同时从基础作文入手,逐渐尝试写一些简单的抒情文、议论文和分行押韵的诗歌。正是在奋力追求这一个个“小目标”的过程中,我尝到了写作的乐趣,度过了幸福快乐的少年时光。

岁月变幻,造化弄人,我小学作文中信誓旦旦当一名科学家的理想不曾实现,痴心追求的“小目标”却把我引上了漫漫而修远的“码字”生涯。几十年过后,我的文章从作文到公文,从新闻到评论,从墙报到简报,从广播到报纸,从“豆腐块”到“大版面”,再到文集专著,一路写来,酸甜苦辣,我无怨无悔。每每回首往事,我总是忘不了当年我在许昌实验小学定下的“小目标”。每当探访母校,我依然深深怀念着当年教室和走廊上那方在无数少年心中神圣而向往的“墙报“……

(邢玉生现名邢志坚,高级政工师,河南省杂文学会理事,许昌市老新闻记者协会秘书长,著有杂文集《火花》《我行我诉》。)